AXZ博客
给你海洋的知识 AXZLK.COM!

阳光姐妹淘影评(淘男姐妹的男教练)

阳光姐妹淘影评_淘男姐妹的男教练_深夜姐妹会影评

采访、写作/法国电影

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,大家对包贝尔创作的态度,有多少是理性审视,又有多少是偏见?

趁着《阳光姐姐》中文版上映之际,我约了他进行深度采访。

翻拍《桃姐》是一件危险的事情,包贝尔不知道吗?

他知道。

“我太新了(作为导演),拍《桃姐》这样的电影不是找死吗?怎么拍都会被骂,拍得恰到好处也会被骂。”和原版一样,人家说你为什么要拍?但是你不按照原版拍,会被骂的,都说拍的那么好,你改了什么?

但是你说包贝尔对这件事没有自己的对策和方法论?

他也有。

“我的能力可能拍不出原版,但原版本身就是最好的模板,我们当时的想法是,如果能想到比原版更好的创意,我们就去拍。如果“我们想不到,我们就按照原版来拍。我真的最重要的是把原版和其他国家的翻拍版下载到我的iPad上,每拍一个场景就对比一下。”

问题来了,包贝尔导演是什么职业? 他是如何学习和发展他的导演能力的? 还是包贝尔被迫成为导演只是因为行业环境和个人经历?

“如果100个人,或者1000个人,甚至10000个人说你是XX,你还会做这份工作吗?我想我会的。”

他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和决心丝毫没有掺假,但盘旋在他头顶的争议和悖论却从未消散,“我觉得我自己的委屈更像是《猎杀》电影,我有很多委屈,我不能”不说,我错了,不说我就错了,那种敌意我忍不住,感觉有万人在用刀刺我。”

在如此大的迫害下,我们会在他的创作中看到作者的转变吗?

这篇采访有将近9000字,有点长,但对于公正地讨论包贝尔的创作观点来说,其实很短。

看完之后,你会做出自己的判断。

阳光姐妹淘影评_深夜姐妹会影评_淘男姐妹的男教练

鲍伯

01 从拒绝到回应

“如果五年后、十年后,我回想当初拒绝拍《姐姐》,我会后悔吗?”

第一导演:之前有朋友告诉我,《阳光姐姐》在圈内一直在找导演,包贝尔是最积极的,努力拍这部电影。 有没有这种情况?

包贝尔:首先,“听说”的故事80%都是假的。 我觉得是点缀这个项目不是我强烈想做的,一上来就拒绝了。

因为《姐姐们》的制作公司和《大佬》是同一家公司,制片人是李宏达先生。 他告诉我,《姐姐们》的导演还没有找到。 你有什么建议?

我给他推荐了几个,他说你都问过了,但是因为种种原因,没有用。

我不能说这些导演是谁,因为反正每个人都拒绝了他们。

第一导演:那是哪一年?

包贝尔:两年前,2019年三四月份,刚过完年。

第一导演:版权是那个时候才拿到的,还是一直在盒子里的?

包贝尔:他早就有了。 所以当我推荐的几个导演都不够好时,李宏达问我要不要导演。

我说我肯定做不到。 《淘大姐》题材太大了,原版在IMDB和豆瓣电影排行榜上都位居前列。 这也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,所以我只能拒绝。

另外我身边的人也反对我接《桃姐》,因为怎么拍都会被骂,跟原版一模一样拍也会被骂。 大家都说,你拍它干嘛? 但是不按照原版拍,会被骂的。 人家都说拍的那么好,你改了什么?

两头都不占,哪头都会被骂。 这是最糟糕的。

所以我放弃了,但当我回到家时我在想,我的下一部电影应该是什么? 如果五年后或十年后,我回想当初拒绝拍《姐姐》,我会后悔吗?

阳光姐妹淘影评_深夜姐妹会影评_淘男姐妹的男教练

我真的很喜欢这部电影,你知道吗? 就是太喜欢它了。

第一导演:还记得第一次看《桃姐》是什么感觉吗?

包贝尔:不记得是第几次了,但肯定不止一次看过,包括姜炯哲导演的另外两部《极速八卦》和《摇摆狂潮》。 他们真的很棒,很棒。

这么好的东西,你不拍,你会后悔吗? 过了一段时间,我想,我会后悔的。

那么如果为了不后悔,我去拍了,我该怎么拍呢? 或者我为什么要拍? 想了想自己为什么会被这部剧打动,然后在家里打开电视又看了一遍。

还是流泪了,我想我看到第十次就要哭了,我无所不能。

所以我在想,这个事情可以变得很简单,就是如果我把我对这些共振的解释放进去,是不是成立呢?

第一导演:从你第一次拒绝这个想法到现在有多久了?

包贝尔:肯定有半个月,然后剩下的半个月一直在反省——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导演? 我在哪儿?

我太新了,拍《淘大姐》这样的电影,不是找死吗? 但是我发现了另一个“错误”。 我的能力可能拍不出原版,但原版本身就是最好的模板。 你懂我的意思吗? 而且不只是一个模板,它是四个模板,韩文、日文、越南文和柬埔寨文。

于是,我游说自己,催眠自己,我有四个模板拍照,再烂的我也不会这么烂!

我觉得我很聪明,所以我做到了! 于是我又找到了李宏达,我说,你找到导演了吗? 他说找不到。

我说我想通了,我会拍,我要捡!

深夜姐妹会影评_淘男姐妹的男教练_阳光姐妹淘影评

《阳光姐妹淘》开机照

02 Text Us and Downs “我给姜亨哲导演写了一封信,问了一个最困扰我们的问题。”

第一导演:那李监制会不会觉得你是怎么回事,又要拍了?

包贝尔:我们是很好的朋友,我跟他说了我的理由。 他说你有信心吗? 我说还不错。 他说我相信你,我站在你这边,我会答应你的一切要求。 但事实上,他并不是一个人站在我这边。

第一导演:你什么意思? 他找到其他导演了吗?

包贝尔:不不不,我没有最终的编辑权!

第一主任:合同是这么写的?

巴贝尔:是的。 你可以翻拍,但不能改变原版的整体故事。

第一主任:那我知道其他主任为什么不接手了。 你接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? 可以请你过来写剧本吗?

包贝尔:阿米是制片方请来的,说要给包贝尔派个好的女编剧老师,站在你的右臂上。

其实宋承伟是主编,从头到尾都是他写的,还有张鹏,他是我的《胖子行动队》的编剧。 而阿米是编剧的导演,就是我们每写完一个稿子,就拿给阿米老师看。

第一导演:之所以提到阿美,是因为有一个场景,是成年主人公小时候在电影院遇见自己。 那时,他看得一清二楚的是《The Big》和《Everlasting》(阿米写的)两张海报。 ,这是彩蛋吗?

包贝尔:嗯,其实《大男人》的海报是没有的,我们又贴了一张,但是因为没有得到那部电影的授权,就换成了有特效的《大男人》。 其实《哪吒》也发过。 嗯,我是光光的艺人,还有韩版《桃姐》的海报。

这里的每一张海报都是与编剧讨论过的。 左边小张丽君时代的海报还有《小鞋子》、《晴天》、《坏小子的天空》、《古惑仔》、《唐伯虎点秋香》,都是我们喜欢的电影。

如果说彩蛋,我们会把最想表达的电影放在电影院名字的上面。 这个电影院叫做“快乐时光电影院”。 片长和版权的关系,那张海报现在只拍了一半。

第一导演:我真的没注意,是哪个?

包贝尔:《生活是美好的》。

阳光姐妹淘影评_淘男姐妹的男教练_深夜姐妹会影评

包贝尔工作室工作照

阳光姐妹淘影评_深夜姐妹会影评_淘男姐妹的男教练

第一导演:说到剧本,在改编的过程中,你有没有意识到原版中有很多阶级和跨阶级的特点?

包贝尔:说实话,我没想过上课。 韩国的阶级分化很严重。 江南这一带只有有钱人才能住阳光姐妹淘影评,没钱的可以住别的地方。 但是在中国,我不确定有没有阶级这个东西,也许有,但我不知道。

第一所长:其实最后还有这个收遗嘱的问题。 它有一个浅薄的逻辑,那就是姐妹们终于走到了一起,这似乎与意志有关。

包贝尔:我明白你的意思。 我们当时就想到了这个问题,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烦恼。 我给姜主任写了一封信。

第一导演:你现在和他还有这样的交流吗?

包贝尔:通信,我把剧中的所有问题都问了姜导,包括你提到的这个问题。 这些姐妹都不是为了钱而来的,她们也不知道来之前会收到一份遗嘱。 但是,难道只有钱才能解决这些人的生活问题吗?

第一导演:蒋导演怎么回答的?

包贝尔:他说在韩国上映的时候,很多人也问过这个问题。 他的回答是,确实有一些人的生意是为了钱。 他认为这也是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,但肯定不是全部。

导演一:这次结局处理的有点不一样,成年的李悠然没有以演员的身份出现。

包贝尔:我们也想过用成年演员。 让她站在那里,头发遮住半张脸。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她。 结果,她把头发挽在脑后,脸上一点疤痕都没有。 它被治愈了。 而她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,她还戴着他们小时候的手镯。

之所以放弃这个想法,主要是演员的问题。

第一导演:找不到合适的演员?

包贝尔:不是,不管你找谁,一开门,观众就会说,哇,杨幂,哇,倪妮,哇,包文婧……不管是谁,观众肯定会跳舞。

都这个时候了,我叫你跳出来干嘛?

阳光姐妹淘影评_深夜姐妹会影评_淘男姐妹的男教练

包贝尔工作照

03 演员的诞生 “从7000到700再到300,300变100,100变50,50变20,这20个妹子撑着,最后出了7个,谁演谁都不知道。”

第一导演:说到演员,整部电影的演员制度是怎么建立起来的?

包贝尔:首先要确定两件事。 首先是大演员。 我当然希望能找到一些观众熟悉的面孔。 不知道她的名字没关系,但观众会觉得好像见过她,立马就炸了。 我们感觉不对。

第一导演:所以是大演员决定找小演员?

包贝尔:不是,我们说的是大事小事。 小演员信息先发,大佬们抽时间。 比如适合这个年龄段的演员就有几十个。 有数十位熟悉面孔的演员。 ,知名的,有时间的先标出来,没时间的一律排除。

第一主任:这块黑板有多大?

包贝尔:这个房间是半面墙(指光公司的会议室)。 然后是小的。 小的正在网上搜集资料。 副主任告诉我已经提交了7000份申请,邮箱被炸了。 我说如果合适我会去面试。 ,这个人你一眼就能记住。

第一导演: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全部敲定?

包贝尔:从2019年3月到2020年4月开拍,我们还在找演员。 7000个小演员的视频素材,减到700,再减到300,300变成100,100变成50,50变成20,最后我们画了一个圈,这20个妹子动弹不得,最后又生了从这里开始将有7位演员,谁来演谁也不知道。

但第一对确认的是邱雨虹这个人物,也就是倪虹洁和夏梦这一组。

第一导演:因为这组是七对女生中长相最接近的?

包贝尔:太像了! 倪虹洁很想演这部戏。 她来了之后,看到夏梦,她说的太对了! 这两人直接先被压死。

深夜姐妹会影评_淘男姐妹的男教练_阳光姐妹淘影评

邱玉红

事实上,每个年轻演员都在那个版块发了一堆照片,当终于有20张时,他们每个人都可以给自己写“最像哪位艺术家”。 夏梦姑娘,她写的《我最像袁弘老师》,她写的是演员!

王月婷也很好笑,她写的不是殷桃,而是张曼玉。

另外,倪虹洁和夏梦这对搭档虽然是最先确定的,但我们最先敲定的小演员是梁松青,也就是肖林青。 就她一个人得到了大家的认可,所以我们其实是跟着梁松庆的颜值去追大牌的。

淘男姐妹的男教练_深夜姐妹会影评_阳光姐妹淘影评

第一导演:青年演员是如何培养的?

包贝尔:小演员基本在2019年11月就被预定了,原计划2020年春节前开拍,但受疫情影响没有完成。 十二月,我们把所有的孩子都集中起来训练。 我给他们租了房子,像训练营,然后找了一个脾气暴躁的女制作人,像宿舍老师,天天看着他们,吃住行一起。

第一导演:年轻演员自己也是学表演的吧?

包贝尔:真的不是,7个人中有4个人是第一次演戏,完全是第一次。

淘男姐妹的男教练_阳光姐妹淘影评_深夜姐妹会影评

导演一号:有没有演员突然改变了整个趋势?

包贝尔:太多了。 比如饰演成年杨梅的马苏,之前被另一位演员约了,也签了约,开拍只有一周,但据说不会来了,接了两部电视剧戏剧,时间无法移动。

换人是最郁闷的事情,疯了,你说小演员都拍了一个月了,我得再找个大人,还得长得像小杨梅,我就给马苏打电话,马苏帮忙! 马达义正言辞,谁都知道她来了。

其实人生有时候,很多选择不是你最初的选择,但可能是最好的选择,我总是这样告诉自己。

第一导演:我觉得倪虹洁这次状态不错,吃煎饼的那场戏还挺碾压的。

包贝尔:我不同意,我觉得没有碾压和压榨。 先说那个场景吧。 我们拍了两天。 拍摄第一天后,我并不满意。 我觉得状态不对。 一个人应该用什么样的状态来说明自己悲惨的一生? 这么多年没见姐姐们,是发泄还是掩饰,是受罪还是装作? 什么样的情感能让观众产生共鸣? 这很难定义,但很重要。 倪虹洁当然演得很好,但第二天我们还是重拍了那场戏。

第一导演:还是觉得感情动力有问题?

包贝尔:不仅是我,倪虹洁也觉得有问题。 我们常说的所谓“戏保”,也就是邱雨虹这个角色,是这几位姐姐中最让人同情的。 诚然,她正在过着艰难的生活,所以观众会对这个角色寄予厚望。 但是我觉得每个姐姐都是发自内心的好。

第一导演:这不是客套话吗?

包贝尔:真不客气! 比如二姐张歆艺,你给她A,她就给你A+,更可怕的是,你给她B,她还能给你A+。 她表演的很多细节,只有专业的演员才能看到。 现在,杨梅从楼上下来,跑到张歆艺身边,下意识地用手挡住了包包上的香奈儿标志,明白我的意思吗? 到了杨梅家,她一坐下,就从包里拿出消毒纸巾擦手。 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写在剧本里。 作为演员,我当然知道她在做什么,所以我觉得她太牛逼了。 好屌啊

再说蒋小涵,我请她吃饭,她说主任,我胖了20斤,我说不行,你得吃,最后胖了40斤。

而且我每场戏都让她吃,因为整场戏只有一场不吃,就是邱雨虹刚出狱,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三个煎饼身上,张丽君和邱雨虹都在吃,朱珠一口也不想吃,你就看着邱雨虹。 蒋小寒顿时明白我要做什么。

第一导演:我很好奇,你是不是也希望通过这部电影来证明你对女性的看法?

包贝尔:我的目的不是讨论女人。 我没有权利或能力。 我的目的是呈现爱、美、温暖,进而慰藉观众和我自己的心灵。

阳光姐妹淘影评_深夜姐妹会影评_淘男姐妹的男教练

04 终极导演意味一万人叫你XX,你还不干吗?

导演一号:如果不是版权方的限制,你有没有想过大刀阔斧的改编来颠覆原著?

包贝尔:有想过,但我们当时的想法是,能想到比原版更好的点子就拍,想不到就拍根据原始版本。

我真的从其他国家下载了原始版本和重制版到我的 iPad 上。 每次我拍一个场景,我都会比较它们。 为什么我去找他要用这个镜头? 为什么发微博?

第一导演:肯定有人要说,虽然版权是合法的,但是操作还是抄袭。

包贝尔:你换了,他肯定会骂你的。 你再不改,他也会骂你的。 骂你是肯定的,而且不是小骂。

第一导演:你准备好了吗?

包贝尔:我公司的同事和老板很早就提醒过我,但我还是选择做这个,因为我觉得在这期间可以培养很多能力和想法。 因为我自己不是导演,所以我必须知道他们是如何成为如此优秀的导演的。

阳光姐妹淘影评_淘男姐妹的男教练_深夜姐妹会影评

前两天也拍了个短片,完全没拍内容,一直拍无缝转场。 我觉得翻拍《桃姐》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。 我能做的就是减少失误空间,我会通过。

第一导演:从韩版到内地版,有没有什么特别难过、难过的坎?

阳光姐妹淘影评_淘男姐妹的男教练_深夜姐妹会影评

包贝尔:太多了,最基本的就是校园暴力。 原版的李悠然趴在窗台上抽烟,大家心想,哇,这么帅,怎么办? 我们拿着一根棒棒糖,也算是体现了她的社会面貌,但她的内心还是很纯洁的。

看日文版,反派妹子直接吸毒,这不可能,一个高中生怎么会犯这种错误? 不可能的!

你知道我们是怎么写出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的初稿的吗? 是运动会! 区运动会上,几所学校联合举办。 首先,男孩们在比赛中接错了接力棒。 男孩们开始打架。 打完之后,两个校长就打起来了。 其中一位校长摘下了另一位校长的假发。 摘下假发后,女生们看到对面那群欺负张丽君的女生,于是一起打了起来,于是变成了校园混战。

但是我觉得还是缺乏历史感,有点飞扬。

第一导演:对了,刚才我们说的电影院门口的偶遇场景,你也改了吧?

包贝尔:最初,宋承伟写的是桥。 他写了一座有几千年历史的古桥。 两个人在这里相遇。 它仍然是一座至今仍在使用的桥,但它已经很古老了。

但是有一天我突然说我不要一座桥,我要一个电影院,我要那个时代的电影,但我们今天还在看。

第一导演:你也是在向电影致敬吗?

包贝尔:不是,我觉得电影也是一个桥梁。 虽然它没有几千年的历史,但相信几千年来人们看电影,它都会留下来。

而且我认为我们现在看电影的方式不同了。 屏幕越来越小,手机也越来越多。 不像我们两个坐在这里讨论电影,很多人直接在互联网上交流。 就像我们小时候,回去看了一部电影后,我们就会模仿、表演。

就像我拍的从电影院出来的观众,我把他们从中间分开,左边出来的人都抱在一起,都很热闹,右边的人一个一个. 我在刷手机,也许我在发豆瓣,骂电影。

第一导演:你对电影有依赖感还是崇敬感?

包贝尔:我没有依赖感,没有崇拜感。 我想电影院一定是欢乐的场面,但也只是场面而已。 它可能是朋友聚会或谈恋爱的地方。

由于家里的电视越来越大,而且还有投影,家里也可以装5.1和7.1的。 可能会有一些类型片,或者小爱情片。 我可以移植它们在家里看。 喜剧和惊悚片一样,我觉得有气氛的应该去电影院看。 《姐姐淘》适合去电影院看。

淘男姐妹的男教练_深夜姐妹会影评_阳光姐妹淘影评

第一导演:你能接受《桃姐》被短视频变成“3分钟脱口秀电影”吗?

包贝尔:“3分钟说电影”都是宣传,跟电影院不一样。 但如果要说那3分钟是一部电影,那就不行了。 我不能接受。 我们刚才讨论了那么多细节,也花了那么多时间去做。 结果,你的 3 分钟结束了。 我的目标不是这样的。

第一导演:拍完这部电影,你个人有什么情绪,能不能放下?

包贝尔:没有,我没有想过你的问题,我没有想过发布什么,也没有什么可以发布的。

第一导演:但是你还是承受着非常复杂的评论的压力。 以你的情况我很难考虑这个问题。

包贝尔:很简单。 你打开豆瓣,看看评论,你一遍又一遍地看就知道了。

第一导演:可是我不是更心疼吗? 这些东西怎么稀释?

包贝尔:不能稀释。 那你还想创作吗? 如果你现在做的是你热爱的电影行业,如果有100个人,或者1000个人,甚至1万人说你是XX,你还会做这个行业吗?

我想我还是会的,我还是有自己的理想的。

全世界有一万人说你不适合这个女人,但是你爱她,然后就放弃她? 这和这一万人有什么关系?

第一导演:你对导演这个职业的理解有多远?

包贝尔:我会看得很远。 我的想法是喜欢演戏,想做演员,但是做演员很被动,总是要等被选中。 每天早上睁眼的时候,我都在想,张艺谋和冯小刚今天能行吗? 给我打电话,让我演一出戏。 我有宁浩导演的微信,但是宁浩导演好像从来不想找我演戏。 有一天他会叫我演戏吗? 他不一定,是我能力不够吗? 是我的名声不够好吗? 我不知道,我该怎么办?

那如果我自己可以学做导演阳光姐妹淘影评,是不是就可以拍自己想拍的电影,演自己想演的角色呢? 那我40岁、50岁、60岁了,老了,我只能演父亲吗? 如果没有爸爸角色怎么办? 88岁的我还能像伊斯特伍德那样拍《骡子》吗?

如果我做到了,20年后,你还坐在我身边说,老包,你有多少戏演得好,有多少戏导演好,那我觉得我的人生也很有价值,至少在我有限的生命里,给你带来了快乐,对吧?

第一导演:你的表达方式一直很普遍,当然这不是问题,但是你有没有什么非常个人化的想法,极端的情绪,你想在电影中表达?

包贝尔:不知道。 是因为我拍的类型太多,变得很商业化吗?

第一导演:我记得你一开始是要演《东北虎》的?

包贝尔:我在那儿演白痴,后来导演没找我。

第一导演:也就是说,你也演了郝杰的《我的春梦》。

包贝尔:(后更名)《我的青春期》,那部电影很好,就是删减太多,原版3小时。

第一导演:对,我觉得是一个特别好的节点。 当时,我以为你会朝那个方向走,改变轨道。

包贝尔:那场戏之后我接了《香港迷航》,被骂成X。不,我不认为我的表演改变了曲目。 我对自己的角色很认真,只是看我的能力能塑造成什么样,或者观众喜不喜欢,或者说观众喜不喜欢这个角色。

正如你所说,你觉得倪虹洁老师很棒,我觉得所有的演员都很棒,但从这部剧来看,倪虹洁是最受喜爱的角色。 不好意思,再看一遍《囧囧在香港》,我觉得我的角色不得不被人讨厌,但我不觉得我的表演有什么问题。

深夜姐妹会影评_淘男姐妹的男教练_阳光姐妹淘影评

《迷失香港》包贝尔饰演蔡拉拉

我觉得我正在成为一名真正优秀的演员,但我还没有完全达到目标。 所以我觉得如果有空间就好了,我会往上一点。

第一导演:会像《桃姐》一样继续操作翻拍吗?

包贝尔:不反对,我还是想把《杜鲁门秀》和《教父》做成经典,还有很多人想做,姜文做到了(《一步之遥》开篇),陈思诚的广告也是在模仿《教父》,我也在锻炼自己,我觉得这是我的第二部电影,我不是昆汀、姜文、陈思诚、张艺谋、陈凯歌、冯小刚,我不是这些优秀的导演,我得稍微运动一下。

前天还在和闺蜜杨子姗、吴中天讨论。 他们去公司找我。 我应该做一个导演,一生只拍五到十部电影,或者我应该拍多少部电影?

我不认为我排除任何题材,也不排除翻拍或原创。 只要是优秀的故事,我觉得就应该有拍摄的权利。

至于《淘大姐》这部剧,你觉得是看过韩版原版的人多,还是没看过的人多?

第一导演:不不不,你另有逻辑。 我的意思是,包贝尔可以私密一些,适当的留下这种安慰,做出一些别致的表情。

包贝尔:我明白你的意思,但我可能会悲观地告诉你……

第一导演:没有?

包贝尔:不是不想做,而是《桃姐》有我的身世。 我就是这样。 我真的就是这样。 我是一个很无聊的人。 我觉得委屈,但也许我觉得自己的委屈更像电影《猎杀》。 平生有许多委屈,也无从说出口。 没办法,感觉上万人拿刀在捅我。

我觉得《桃姐》里有很多我的情感表达。 也许你认为它是普遍的,因为我更普遍。

甚至我对生活的观察也很普遍。 我在电影学院的时候,有同学演过《荒岛余生》。 我不知道他们观察到了什么。 我观察到的是一个清道夫。

可能有一次和浩杰合影,让你觉得我的内心有些狂野,不,我没有,我还是个普通人,我不是天才。

但是我觉得我野的地方就是无数次会被打倒,但是我还是有勇气站起来,在这方面我是野的。

我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,愿意为自己的生活、家人、朋友负责。 所以我想也许不管我经历多少风吹日晒,我都不会倒下,我要保护身边的那群人。

第一导演:好的,好的,谢谢。

包贝尔:谢谢大家,讨论电影多开心啊!

【第一任导演】&【阳光姐妹花】免票福利

淘男姐妹的男教练_阳光姐妹淘影评_深夜姐妹会影评

The movie "Sunshine Sisters" is currently being screened, and the first director hereby presents 10 "Sunshine Sisters" Maoyan platform movie coupons.

Participation method: 1. Forward this article to Moments (at least 1 hour), and send screenshots of Moments to the background; 2. Leave your name + WeChat contact information at the same time, so that we can issue redemption vouchers; 3. The first director 5 lucky readers will be randomly selected, and each will be given 2 "Sunshine Sisters Amoy" Maoyan platform movie coupons.

Deadline: June 14th at 10:00pm

In-depth review:

*The pictures in this article are all from the Internet,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, please contact this number.

阳光姐妹淘影评_深夜姐妹会影评_淘男姐妹的男教练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AXZ博客 » 阳光姐妹淘影评(淘男姐妹的男教练)
分享到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